《后来的我们》发刘若英导演特辑 雪地工作亲力亲为

核心提示:在很多人的心目中,刘若英是女神一样的存在。那个倔强地唱歌、认真地演戏、低调地生活的刘若英,总是带着女神的光环,似乎总是遥不可及的。但在这支特辑中我们却能看到,刘若英在-30℃的雪地里工作,连眼睫毛上都结了冰花。她无时无刻不在关怀工作人员,而剧组的一切她都亲力亲为,甚至去调试道具灯泡。

  由刘若英导演、张一白监制,井柏然、周冬雨和田壮壮主演的电影《后来的我们》将于4月28日公映,征战五一档。作为刘若英的导演处女作,《后来的我们》的关注度不断攀升。4月22日,片方发布了一支将近3分钟的刘若英导演视频特辑,不仅为这部五一档唯一的爱情电影宣传造势,也让刘若英的粉丝可以一睹她工作时候的艰辛状态。

  在很多人的心目中,刘若英是女神一样的存在。那个倔强地唱歌、认真地演戏、低调地生活的刘若英,总是带着女神的光环,似乎总是遥不可及的。但在这支特辑中我们却能看到,刘若英在-30℃的雪地里工作,连眼睫毛上都结了冰花。她无时无刻不在关怀工作人员,而剧组的一切她都亲力亲为,甚至去调试道具灯泡。为了这部电影,刘若英付出了多少?这支特辑也仅仅是为大家揭露了一部分。

  刘若英的用心你可以看到 她甚至亲自调试道具灯泡

  作为演员的刘若英,我们已经熟知了;而作为导演的刘若英对我们而言,还是陌生的。此前,五月天将《后来的我们》这首金曲重新改编,献给刘若英作为该片的片名曲。MV中就有不少刘若英现场工作的画面,而这支特辑中,有了更多刘若英工作时候的艰辛状态。

  跑,似乎是刘若英在片场最常见的状态之一。穿得厚厚的刘若英在大雪中跌跌撞撞地爬过站台;其实,大家都并不知道,刘若英导演的膝盖曾做过手术,导致她不能有力的奔跑以免加重膝盖的负荷,可即便如此,他仍然是一路小碎步的奔跑,给演员说戏,沟通,努力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。有时,刘若英也会坐在监视器后面,紧紧地盯着监视器,时不时和主创交流。用一句工作人员的话来说,刘若英“不是在监视器后面看,就是在监视器的画面里讲戏”,她的用心,真的可以通过这支特辑看到。

  刘若英的暖心你可以感动到 她会给工作人员送饼干

  “我最担心的是工作人员在外面的那个冷,能不能过承受得了,因为(现在)是-30℃”。说着这话的刘若英担心地看着一个个都穿得无比臃肿的工作人员。

  她却全然没有注意到,自己的眼睫毛上都已经结满了冰花。

  井柏然和周冬雨在特辑中大赞刘若英的暖心。井柏然说:“我觉得跟导演合作,从演员的角度来讲是一件很幸福的事,因为她真的很爱演员”。配合的画面是刘若英正在给井柏然围围巾,以及用撒娇的方式在安抚他,一边还说着“好了好了好了”。特辑中还有刘若英如何照顾周冬雨的画面:给周冬雨穿两个羽绒坎肩,并且悉心为她扣上扣子。在片中饰演见清父亲的田壮壮的鞋子在镜头前显得有点肿,她也会和摄影指导看能不能换镜头拍摄。

  细心的周冬雨还观察到,刘若英不单单是在关心主演,对剧组的工作人员也都一律如此。现场有一个小孩演员,刘若英会专门叮嘱服装师“先给他穿个袜子,要拍的时候我们再叫你脱掉”;剧组正在赶工,刘若英生怕大家会饿到,悄悄拿出饼干分发给剧组的工作人员补充能量。周冬雨忍不住赞叹说“她真的会给你从细微处到大的地方都会给你很多感动”。

  刘若英的初心你可以触摸到 她就想拍一部能感动你的爱情电影

  我们总在说不忘初心,对于刘若英而言,她的初心就是想拍一部爱情片。

  “我在以前书里面写过一个故事叫《过年回家》。它就是讲一对男女在大的都市里面工作。每年回去的时候他们都要面对家人的期许,每一年他们都有新的状况,比如说刚刚在一起或者是不在一起,工作不顺利这样子。但是不管他们过得好不好,他们回去的时候都会表现得很好。即便两个人没有在一起,他们也会懒得跟家里解释,就假装在一起。家人其实都看在眼里,所以两边善意的谎言就开始了。所以它里边有爱情、有亲情。后来我拍这个电影的时候就改编了这个故事。其实我是想讲一对男女十年有的过程跟遗憾。”

  最早的版本讲的是两个年轻人离开家乡到外地去工作,但监制张一白给出了北漂的概念之后,刘若英就开始重新带领编剧调整方向。在这个过程中,也不断有人找她做导演,但都被她拒绝,理由是“那些故事很好,别人也会拍得比我更好。我觉得我还是要拍我自己相信的,所以最后我是改编了一个我书里的故事”。

  所以,在《后来的我们》里,观众一定可以触摸到刘若英的初心。“它就是一个我的风格,是刘若英的风格,我就是想(拍)来感动你的一部电影”。

  刘若英的雄心你可以预见到 她和专业的人共事想让你们看到自己

  田壮壮这次在片中出演的是林见清的父亲。作为第五代导演中的代表人物,他的评价特别有说服力:“刘若英她可能已经观察做导演的工作很久了,否则的话她不会做这么好。然后她对每个人物的这个研究,案头做得非常细。”刘若英和田壮壮的交流也特别到位,刘若英叮嘱他“语速再慢一点”、“(头)低的时候可以再低一点”,两人只需要这样简单的几句就能达到非常默契的状态。

  第一次做导演,刘若英对自己的要求是希望能够很专注,因此,她要求“每一个专业的领域都有很好的人在跟我一起工作”。这次和她一起打造《后来的我们》的摄影指导是素有“光影诗人”美誉的李屏宾,他已是7次获得台湾电影金马奖的最佳摄影奖,并分别凭借《花样年华》和《长江图》在戛纳电影节和柏林电影节上斩获了技术奖项;监制张一白执导的电影,则频频创下中国爱情片的票房新纪录;此外,录音师汤湘竹、造型指导吴里璐、美术指导翟韬、也都各自是行业内的佼佼者。

  特辑中还出现了刘若英恩师张艾嘉的身影。张艾嘉特意前来探班,给予了刘若英许多的意见和帮助。

  刘若英很单纯,“我最想做的只是,我透过不同的方式,让大家看到我们自己”,但刘若英也雄心万丈,因为她希望在看过《后来的我们》之后,“听我的歌,会让你觉得那不是刘若英的歌,那是你的歌;看我的电影,我希望那不是我的电影,你是在里面看到了自己”。

  《后来的我们》由刘若英执导并参与编剧、张一白监制,还有金牌班底保驾护航:摄影指导李屏宾;编剧袁媛、何昕明、潘彧、安巍;美术指导翟韬;声音指导杜笃之、吴书瑶;造型指导吴里璐;原创音乐陈建骐;剪辑指导廖庆松、孔劲蕾。

  4月28日,电影院见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