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走的惊慌妈妈 寻找爱的惶惑与决绝

核心提示:今年北影节主竞赛单元“天坛奖”入围影片《惊慌妈妈》是一部女性电影——女导演、女主演、讲女人发现自我、修复自我的故事。

  今年北影节主竞赛单元“天坛奖”入围影片《惊慌妈妈》是一部女性电影——女导演、女主演、讲女人发现自我、修复自我的故事。

  格鲁吉亚导演安娜·乌鲁沙泽以其细腻的女性视角体察、思考、呈现了一个女人怎样努力挣脱稳固僵死的生活,怎样惶惑不安却毅然决绝。

  玛娜娜在一个清冷的早晨醒来,这是无数个平凡日子里的一天:买菜、看看睡梦中的孩子,收拾房间,准备一家人的早饭。

  但玛娜娜不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,她是职业作家,甚至比同是作家的丈夫走得更远,她习惯在手臂上记下灵光一闪,她不在意自己的衣着、身材,她也不喜欢派对……“我没有时间想这些事。”

  因为她有自己的世界:她会在浴室墙面上看到一对亲吻的情侣,一个发髻高高束起的女人背影,她的梦中总会出现红发羽衣的路人……这些通通都被放进了小说。

  终于有一天,一个文具店老板拿着她的手稿找到家里,当众宣布:这是天才之作。而她的丈夫却不以为然,他认为书中充满了下流、色情、仇恨的情绪,甚至烧掉了妻子的手稿。

  之后,事情开始失控。

  先是玛娜娜在饭桌上莫名发火,然后离家出走,她跟踪文具店老板看到和出版商谈判,结果发现自己的作品其实一文不名。

  写作为玛娜娜封闭重复、日复一日的生活打开一扇窗,也逼她“走火入魔”,抛弃家人并打破原本安稳的生活。

  她开始对自己的出走、那些所谓的才华,产生了疑惑。

  故事的结尾,玛娜娜沐浴更衣、一身明媚雅致来见父亲。父亲一边读女儿手稿,一边抽丝剥茧地为女儿解惑:你是在写自己,爱的匮乏让你变成了今天的魔鬼。

谁敢说不是呢?

  如果有一个心意契合的丈夫,一对关爱有加的父母,难保她不会安心做一个家庭主妇……当年信誓旦旦“出走的娜拉”、争取“一间自己的房间”写作的伍尔夫,无一不是缺少一个充满爱与关注的环境。

  因为匮乏,所以挣脱的动作更为激烈——其实,故事的结尾早已写好。

  而影片妙在,女导演安娜·乌鲁沙泽对细腻独特的女性体验,有着独到的表达:

  当事人在写作状态中的恍惚、游移、没有目的地漫游、寻找,稳固状态的渐渐崩溃瓦解……

  这一过程中不时穿插毕毕剥剥的爆破声,多次出现的特写镜头聚焦玛娜娜的惶惑不安,突然闯入镜头的出版人也是玛娜娜生活的“闯入者”……这些探寻心理真相的悬疑基调,甚至有些惊悚意味。

值得一提的是,《惊慌妈妈》是导演安娜·乌鲁沙泽的处女作。

  影片一举获得第70届洛迦诺国际电影节最佳处女作奖;第23届萨拉热窝电影节最高奖——“萨拉热窝之心”最佳影片奖;第1届平遥国际电影展最受欢迎影片。

  在今年的北京国际电影节,我们可以一睹这位年轻女导演的锋芒之作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